第1906章 小丫头的手法

张银玲掏出手机,只一瞧,是李如轩打过来的。这丫头蛮不甘愿地接听,说道:“喂,找我干啥啊?”“师父你在哪,在干什么呢?”李如轩关心肠问道。“在朱大哥那里喝酒呗。”张银玲开门见山。“喝酒……师父不让在外喝酒的……”李如轩急速说道。“我爹又不在,你不说,谁会知道!”张银玲怒冲冲地说道。“那你少喝点,早点回来。”李如轩叮咛道。“知道、知道……你怎样一天比我爹还唠叨呢!”张银玲说完,直接挂了电话。听张银玲这般说,张禹就知道,肯定是李如轩打过来的。眼下他和张银玲也喝了不少,最少是一斤酒。张银玲多少都流显露一丝醉意。张禹温文地说道:“师妹,我看也喝的差不多了……”他跟着朝朱酒真一抱拳,说道:“多谢朱兄盛情款待,眼下时刻不早,我和师妹就先回去了,过几日定再来叨扰。”“这么早就走……”朱酒真的脸上显露不舍之色。小丫头一听要走,顿时急了,不满地说道:“走什么走啊,这才几点,天都没黑呢。我这都没喝过瘾……并且……我到现在一口吃的都没吃,光喝酒了……饿死我了……”说着,张银玲一把抓起盘子里切好的烤羊腿,吃了起来。经她这么一说,张禹才反响过来,来了半响,也没吃口东西,的确有点饿了。张禹也不客气了,抓起酱牛肉吃了起来。朱酒真则是撕了个鸡腿,好家伙,三人真是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。很快,三人的手上就油渍马哈的,张银玲也不论那些,端起酒杯说道:“我们喝!”她的兴致极高,首要也是由于以往在家里憋坏了,父亲这也不让她干,那也不让她做,硬是将一个小女生的天分给关闭起来。一旦得到开释,都有点刹不住车。张银玲心下清楚,可贵出来一趟,现在李如轩也不在,总算能够放纵一次自我。这次时机错过了,估量也没啥时机再玩了。所以,她不舍得脱离,非得尽兴才行。这丫头的心思,张禹也能猜出来个大约。张银玲从小在龙虎山长大,很少和外界触摸,就算出门,也有父亲跟着,可贵出来玩一次。但张禹相同也理解,自己和李如轩将丫头给带了出来,必需要担任这丫头的安全。有自己在,当然不至于出什么事,问题在于,张银玲若是喝多了回去,工作传入张真人的耳朵里,自己怎样跟人家告知。他都有点懊悔,不应该把张银玲给带出来。眼瞧着吃的差不多了,张禹说道:“师妹,现在吃饱了吧……”“我……”小丫头眼球子转了一下,猜出来张禹的意思,只需自己说吃饱了,张禹肯定要告辞。张银玲扁起嘴巴,说道:“没吃饱……”“你没少吃啊……”张禹说道。“我刚刚跟朱大哥过招之后,实在是太累了,人也饿得慌……你怎样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……”张银玲扁着小嘴说道。张禹直接就被她给噎住了,心中暗说,这怎样都上升到怜香惜玉的高度了。这时,张银玲忽然站了起来,走到张禹的死后,双手从后边抱住了张禹的脖子。张禹一愣,问道:“你这是干啥啊?”张银玲冤枉地说道:“师兄,我想跟你商议一件事……”“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“就是咱俩打个赌,你要是输了,就听我的,我要是输了,就听你的。”张银玲扁着小嘴,不苟言笑地说道。“那赌什么?”张禹猎奇地问道。“就赌……”张银玲眼球转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就赌你坐在这儿,我能把你给摔出去。”“你能把我给摔出去?”张禹又愣了一下,他多少有点不信,这丫头怎样可能有本事把自己给摔出去。“没错,现在说定了!”张银玲说着,右手猛地一动,扶住张禹的后腰,不等张禹反响过来,就势往周围一甩。这一刻,张禹就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气将自己给抛了出去。“噗”地一声,张禹的身子扑出去能有四米多远。见到张禹跌倒,小丫头兴奋地跳了起来,“耶!我赢了!”坐在对面的朱酒真看到张禹被张银玲轻描淡写给抛了出去,顿时也愣了一下,急速站了起来,关心地叫道:“师兄,没事吧。”“没事……”张禹双手撑着地,说话间就爬了起来。他才转过身子,张银玲就冲到他的面前,兴奋地叫道:“师兄,你输了,从现在开始,你得听我的。”“我……我都没容许呢……再者说,你这太忽然了,我都没准备好……”张禹冤枉地说道。刚刚自己猝不及防,给小丫头给摔了出去,这多少有点没面子。张银玲立刻看向朱酒真,撅嘴说道:“朱大哥,你给评评理,刚刚分明是我赢了,他现在居然抵赖。懂不懂什么叫愿赌服输啊……被一个小丫头给摔出去……还想赖皮害不害臊……”闻听此言,张禹心中暗说,这也算啊!可不等他开口,朱酒真就允许说道:“小妹说的没错,老弟啊,愿赌服输,已然容许了人家,就得认账……”“可我还没容许呢……”张禹摊着双手说道。“那这样,我再把你摔出去一次,你总该心服口服了吧。”张银玲满意地说道。“我……”张禹踌躇了一下。不等他持续说,张银玲就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你一个大男人,不会连这个都不敢容许吧。”“怎样不敢!”张禹也是喝了酒,加上被一个小丫头给摔出去,多少有些不服气。他正色地说道:“那你摔吧,要是这次你能把我给摔出去,就算你赢,我就听你的!”“朱大哥,你听到了,这是他亲口说的。”张银玲看向朱酒真。朱酒真允许,咧嘴笑道:“听到了,我给你们当证人。”“那我来了!”张银玲说着,右手猛地朝嗓子抓了曩昔。张禹大吃一惊,急速向后退了一步,抬起右手招架。也就在这节骨眼上,张银玲身子一矮,人现已蹲到张禹的腿旁,她双手直接捉住张禹的脚踝,紧跟着,就是“扑通”一声。张禹斜刺里抛飞出去,重重地摔进花圃里。看到这一幕,朱酒真为之一惊,要知道,从前那一次,能够说是张银玲忽然袭击,但是这一次呢?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