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6章 劫持

“本席宣判,因证据不足,被告人韩光无罪释放,退庭!”镇北区法院的二号法庭内,法官进行宣判。这是关于宇洋集团董事长韩光谋杀案件的第二堂。韩光第一堂的代理律师是冷凌雪,在张禹的主张下,冷凌雪自动退出,不帮韩光打官司了。韩光这边倒也不愁找不到人,秘书长白雪梅很快就请到鲍喜报来帮助打这个官司。这是必胜的官司,以鲍喜报的才能,自然是小菜一碟。果不其然,今日的第二堂,鲍喜报大获全胜。退庭之后,鲍喜报和韩光、白雪梅在韩光手下警卫们的簇拥下,一同出了法院,前往停车场。到了停车场,白雪梅说道:“鲍律师,这一次真的是多谢你了。不过官司尽管赢了,接下来还有民事纠纷,我们老板的意思,你也知道,拜托了。”“请韩总和白秘书定心,这件工作,就交给我了。”鲍喜报自傲地说道。韩光点了允许,说道:“请鲍律师定心,钱都不是问题,律师费我们只会多给。”“谢谢韩总。”鲍喜报笑着说道。两头客气了一番,然后各自上车。鲍喜报上了自己的悍驴,开车朝镇东区驶去。一边开车,鲍喜报还在心中嘀咕,冷凌雪啊冷凌雪,你可真是个废物。这样的案件,你居然都不敢接,曾经看把你牛的,总觉得很了不得,这次让你瞧瞧,我是怎样打官司的。路上无话,她开车回到自家住的小区。将车停到楼下,下车之后,便直接走向楼道。这堂官司,打的却是不累,就是这一来一回,路程比较远,不免有些折腾。在楼道门前,停着一辆面包车,这辆车并不起眼,但是停的方位挺烦人的。鲍喜报在心中骂了一句,“谁停的的车,居然这么不考究,还停到这儿了……”她绕过面包车,跟着走进楼道。才一进去没走两步,就见迎面有个人走了过来。这是一个中等身段的男人,男人的头顶带着帽子,脸上还带着口罩,让人一看起来,多少觉得有点不正常。她住在这儿好久,楼上楼下街坊,大体上也都知道。忽然冒出来这样一位,不免让她警觉起来。很快,男人便走到了她的身前,倒也没有什么动作。不过,鲍喜报却莫名的闻到一股香味,紧接着,脑子就是一阵模糊,眼前一黑,人再也没了感觉。天瑞酒店。房间的大床上,被窝里躺着两个人。这是一男一女,男的是张禹,女性自然是萧洁洁。萧洁洁背朝着张禹,张禹的一只手放在这丫头的脖颈下来,一只手则是习惯性的放在那个方位。两个人睡的都很香,眼下差不多都是上午十点半了,但是二人好像并没有醒来的意思。这倒也是,昨夜实在是过分热情,二人差不多是天亮才睡。“铃铃铃……铃铃铃……”这时候,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。听到铃声,张禹和萧洁洁都是不甘愿的睁开眼睛。张禹翻了个身,拿起床头的电话,仅仅一瞧,原来是BOSS哥的号码。张禹直接接听,说道:“喂,你好。”“董事长,是我。”电话里响起了BOSS哥的声响。“BOSS哥,找我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“各地的经销商们,都现已践约来到酒店,要跟我们签约,交纳订金。”BOSS哥说道。“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毕竟是跟大河轿车签约,由你出头就好。他们订多少,我们都签,不必忧虑生产量的问题。”张禹说道。“好。”BOSS哥立刻容许。挂了电话,张禹打了个打盹,跟着看了眼时刻,喃喃自语道:“这么快就十点半了……”“呸!”床上的萧洁洁听了这话,直接轻啐一声,跟着说道:“你这个不要脸的,还有脸说呢……”“我怎样了……也没干什么啊……”张禹回身看向萧洁洁,笑嘻嘻地说道。说完这话,他的手就成心朝萧洁洁的身子摸去。萧洁洁则是成心一躲,出了被窝,嘴里说道:“真烦人,没见过比你更烦人的,就知道欺负人。”旋即,她居然直接下了床。她这么做,一来是成心撒娇,二来也是想去卫生间便利一下。但是,双脚才一落地,身子站起来之后,没等往前走,跟着一会儿,就跌坐回床上。“怎样了?”张禹急速凑到萧洁洁的死后,关怀地说道。“还不是因为你!”萧洁洁直接没好气地说道。“这、这该我什么事啊……”张禹冤枉的说道。“你还不供认呢……昨夜折腾了人家一宿……现在我脚都发软……”萧洁洁不幸兮兮地说道。“这怎样能怪我呢……我原本就想一次的,是你不依不饶的好不好……”张禹很是无辜地说道。“我哪里有不依不饶,后来不是求饶了么……我说不来了,你都不放过我……”萧洁洁怒冲冲地说道。“女性不都是喜爱说反话的么……”张禹笑嘻嘻地说道。“什么反话……你这个家伙……我原本……”萧洁洁又是没好气地说道。不过,她的话只说了一般,就不持续说了。张禹伸出双臂,在后面将萧洁洁温顺地抱住,嘴里成心问道:“你原本什么……”“我原本……就不太行……两次就受不了了……你非得把人弄的……一点劲也没有……”萧洁洁冤枉地说道。“那今日好好歇息一下……”张禹将嘴巴凑到萧洁洁的耳边,又柔声说道。“我总不能大白天的都不出面吧,这儿是酒店,又不是家里。并且,还那么多事儿呢……”萧洁洁嘟着嘴吧说道。“呵呵……”张禹腆着脸一笑,说道:“那今后……今后就两次……绝对不这样了……”“还想着今后,今后都不让你碰我……你这个大骗子……大色狼……就知道欺负人……”萧洁洁又是成心没好气地说道。“这话但是你说的……那我今后就真的不碰了啊……”张禹成心笑着说道。说完这话,他爽性一松开,放开了萧洁洁。见张禹松开臂膀,居然还敢这么说,萧洁洁气的直接一回身,抬手拧向张禹的腋下,怒冲冲地说道:“反了你了,你还敢借坡下驴啊……廉价都让你沾光了,你还敢说这样的话……”“这不是你说的么……今后都不让我碰了……”张禹一边躲闪萧洁洁的拧掐,一边笑嘻嘻地说道。

标签: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